一条咸鱼干

咸鱼本鱼

【一织陆】奖励和猫咪



※OOC现场慎入




      七濑陆捧着剧本坐在书桌前,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

      他的角色叫Erin,原本是一个杀手,内心冷酷杀人如麻,脸上却挂着孩童般纯粹的笑容。这种表里不一的角色实在难以把控,他拿着剧本数次敲开二阶堂大和的房门,却一次次被好言好语哄着送了出来。

      路过的和泉三月卷起报纸往二阶堂大和身上敲过去,“大叔你怎么不好好教教他!”

      二阶堂大和倚在门框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喂喂,你确定想看到杀人狂小陆吗?我每次教他念血腥的句子都有种奇异的负罪感……”

      和泉三月想象了一下那张阳光健气的脸配上“杀了你哦你这个废物”这种暴力台词,嘴角抽搐了一下。


     宿舍内最大的救星举手投降了,七濑陆只好买来几本研究杀人狂的书自己琢磨,当天晚上就发着抖抱紧枕头钻进了四叶环的房间。


      钻研剧本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七濑陆很快耷拉着眼皮,脑袋渐渐沉到了桌子上,几乎就要陷进了黑甜的睡梦里,却被突然的敲门声惊地坐直了身体。

      “七濑さん我可以进来吗?”门外是和泉一织的声音。

      七濑陆看了看时间,心想着是今天的蜂蜜牛奶到了,说了声“请进”。

      和泉一织端着玻璃杯,脖子上搭了块毛巾,发尾还在滴水,是洗完澡后清爽的样子。

      “您还在看剧本?”和泉一织把牛奶送进了七濑陆手里,指尖触到了对方的冰冷的皮肤,“手好冷……今天降温,七濑さん真的有好好添衣服吗?”

      七濑陆迷迷糊糊地点着头,抵抗着一阵阵袭来的困意。

      “喝完牛奶请早点休息,不要着凉了。”和泉一织伸手探了探七濑陆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后才放下心来。

      “这次的角色好难啊……”七濑陆将剧本举到和泉一织面前。

      “七濑さん上个星期不是还信誓旦旦地和我说一定可以演出完美杀手的吗?”

      “我会的啦!现在还是学习期!”七濑陆小口啜着杯中的热牛奶,“我记得一织的角色是兽人,藏着耳朵的那种。”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笑眯眯地盯着和泉一织的头顶,“还是飞机耳。”

      和泉一织被他的眼神盯得不自在起来。

      “我最近看剧本超用心的,一织可以给一点奖励吗?”

      “您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啊这么兴奋,明明刚才还是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我想看一织演兽人!”七濑陆将喝了一半的牛奶搁到了桌上,双手拉住了和泉一织的袖口,“表演给我看嘛,一织!”

      “兽人是很剽悍恐怖的哦。”

      “骗人,明明是飞机耳!飞机耳那么可爱!”

      “哈?十さん的角色也是兽人吧,你为什么不让他给你看看可爱的儿童演出?”和泉一织努力扯回自己的袖口,脸上悄然爬了一片红,“再说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可爱的东西,我是不会演给你看的!”

      “拜托了一织,最近恶补演技很辛苦的,想要一点来自一织的鼓励。就……就演三秒!好不好?”七濑陆嘴角下垂,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三秒……?”

      “就三秒!”

      和泉一织立在原地没有说话,仿佛内心在进行着巨大的挣扎。闪躲的目光又一次对上七濑陆的眼睛后,他终于屈服了。


      他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七濑陆的座椅,半蹲下来,脸蹭上七濑陆柔软的手心,像是一只大型却温顺的猫科动物。


      “……喵。”




评论(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