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干

咸鱼本鱼

【一织陆】喵呜!汪!


⭕挪威森林猫一织×蝴蝶犬陆

⭕剧情流水账都是胡话

⭕人物OOC注意!








一、

    陆正在面临大危机。
   

   
    作为一只活泼热情的蝴蝶犬,它自信自己给主人带来了快乐,但是这几天,它发现主人在外面有了别的野猫!

    太让狗狗难过了!

    陆趴在软绵绵的窝里,耷拉着眼睛,竖起一只耳朵听主人的动静。主人打完电话了,似乎已经联系好了猫舍准备把猫接回来。

    “陆君今天没什么精神,是天气太热了吗?”靛色长发的男人蹲下身,轻轻揉了揉陆的脑袋。

   
    你会抛弃我吗?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想转成猫派。陆发出委屈的哼唧声,圆眼睛雾蒙蒙的。

    “果然还是太寂寞了吧,我工作太忙不能经常陪你玩。”男人握住了陆的一只爪子,捏了捏它凉凉的肉垫,“不过好消息是,我给陆君找到了玩伴,一只挪威森林猫,以后你们就要一起生活了。”

    是新朋友!不是主人不爱我了!

    陆动了动耳朵,直起前脚转成半蹲的姿势,小脑袋凑到男人手掌前舔着他的指缝,松鼠一样毛绒绒的尾巴开心地摆动着。

    “它下午就会被带回来,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没问题!我会把我的奶香磨牙棒分给它的!

    陆“汪汪”地叫着,扑上男人的膝盖往他怀里蹭。





二、

    男人下午果然是提着宠物箱回来的,陆绕着他的鞋子转着圈圈,软绵绵地叫唤着。

    “陆君很开心啊。”男人把笼子打开,抱出了一只蓝虎斑纹的挪威森林猫。它的体型还不是很大,有着厚重的长毛,骨骼结实身形威风,身上覆盖着漂亮的浅蓝灰色条纹,底色和陆一样是白色。

    刚落地,他那双灰黑色的杏眼就开始警惕地扫视着四周,背上的毛也微微炸起。

    陆有些紧张地后退了两步,左右环顾了一下,最后选择窜到主人脚边蹲着不动。

    “陆君,这是一织君,一织君很友善的,不要害怕。”男人把陆抱起来,安抚性地顺着脑袋一路摸到了尾巴尖,轻声哄了会儿,把它放到了挪威森林猫的旁边。

    “你很怕我。”一织优雅地迈着猫步走到微微发抖的蝴蝶犬面前,抬起前爪拍了拍它的腿。

    “你会挠我吗?”陆小心翼翼地问。

    “如果你让我生气的话。”

    “你会咬我的尾巴吗?”

    “不,我会咬你的脖子。”

    “果然一织好可怕!”陆委屈地拖长了尾音,瞪圆了它可怜兮兮的狗狗眼。

    “你还真是可……胆小。”一织盯着陆的表情看了两秒,情不自禁地开了口,却在半途截住了,强行扭转了语气发动嘲讽,“我只是一只五个月的猫,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

    “我已经七个月啦,我比一织大,以后就是我来保护一织了。”陆迈着小步试探性地凑过去,用脑袋拱了拱一织的脖子。

    “你明明连一只半岁不到的猫咪都害怕。”一织一爪子打上了陆的脑袋,“不要挤过来,我们没有那么熟。”

    “一织好凶啊……你把我当成哥哥也没关系的。”

    “我有哥哥,并不打算多认一个。”

    “我也有哥哥,这算是我和一织的共同点吗!”陆的眼睛亮晶晶的。

    “一织君和陆君相处的真好呢。”一旁观察了很久的男人露出欣慰的表情,“我去做饭了哦,陆君带新朋友好好参观一下我们的家吧。”

    “这是主人,他叫大神万理,在偶像事务所工作。”陆对着转身进厨房的男人露出崇拜的表情。

    “我不会认主人的。”一织冷淡地开了口。

    “为什么,万理桑又帅又会做饭,还擅长缝纫和设计!”

    “我们是平等的商业关系,我给他提供陪伴的满足和快乐,他给我提供食物和住所。”

    “猫咪都这么冷漠的吗!”陆趴在地板上歪头看着一织。

    “是冷静才对,陆さん应该反省一下自己是不是热情过度了。”一织甩了甩自己蓬松的尾巴。





三、

    打完疫苗后的一织精神变得很差,它趴在窝里,无精打采地舔着自己的肉球。

    “陆打针时是个乖孩子,一织却很闹腾。”大神万理将特制的猫饭摆到一织窝边。

    受表扬的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兴奋起来,它蹲在一织面前,有些担心地舔了舔一织的脑袋,“一织很害怕打针吗?”

    “针管看起来很恐怖。”一织偏过头躲过陆的口水洗礼。

    “医生姐姐一般都会很温柔的,一织忍一忍就好了。”

    “那陆さん在洗澡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忍一忍,你在水里扑腾的样子真的很可笑。”

    “这明明是两码事,一织是笨蛋吗!”

    “哈?比谁都怕水的陆さん才是笨蛋!”

    “你们叫得这么激烈,是吵架了吗?”大神万理挠了挠一织的下巴。

    “都怪一织嘴巴坏,我明明是来关心你的!”七濑陆气鼓鼓地汪了几声。

    “吵吵闹闹的陆さん或许应该安静地探病。”一织嘴下不留情。

    “一织好讨厌,总是和我吵架,我不想理你了!”陆叼着球跑到了餐厅桌子下,背对着一织的方向咬着玩具球泄愤。





四、

    一织发现这次争吵的后果很严重,陆已经一整天不和它说话了。它们俩吵架的次数不算少,这只温顺的蝴蝶犬总是可以迅速忘记矛盾,叼着玩具跑过来要求一起玩,这次却是个例外。

    一织有些发愁,不知道该怎样主动求和。

    它叼着自己的妙鲜包,装作若无其事地扔在了陆的面前,那只傻乎乎的蝴蝶犬却强装冷漠地开口提醒它妙鲜包掉了。

    它扒拉着自己最喜欢的玩具,假装不经意地路过陆的窝,陆却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舔着自己的毛。

    一织终于怒了,灵活地窜到陆的窝里,前爪踩在陆的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它,“我已经主动示好了,你为什么还是和我冷战!”

    “一织哪里有示好!”陆用尾巴往一织的后腿上抽。

    “我给你妙鲜包,还示意你和我一起玩。”

    “一织不明白地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是在求和。”

    “好吧,对不起,陆さん,希望你原谅我。”

    “一织的口气有点勉强,不合格,重新来!”

    “陆さん的要求是不是太多了点?”

    “重新来,不然不给和好。”

    “我慢慢意识到了,陆さん简直就是个魔王。”一织从陆身上退下来,语气十分无奈。

    “那一织就是控制狂。”陆思索着给出了评价。

    “上次你异想天开去招惹邻居家的萨摩耶被它摁住舔毛,是我把你救出来的;还有上上次,你不停地骚扰路边的鸟反被缠住,也是我冲过去把它赶走的……”一织开始翻旧账。

    “我明明只是想打个招呼,它们太热情了。”陆试图解释。

    “……大概是陆さん拥有被大家喜爱的能力吧。”

    “欸?”

    “陆さん很纯真善良,大家都能感受到你的好意,所以希望可以和你相处。”一织凑过去舔了舔它的脑袋。

    “一织在夸奖我,好开心!”陆在窝里打了个滚,冲一织露出了柔软的肚皮。

    “刚刚我是很真诚地向陆さん示好,争取早日恢复我们之间正常交流的。”

    “我并不是特别生气,我也在苦恼怎么和一织重新说上话。”陆小声说,“一织来之前,我经常会感到寂寞,主人去上班了家里只有我,空荡荡的我会害怕。所以,哪怕是争吵我也很开心哦,一织的温柔我可以感觉到,以后也想一直一直和一织做朋友。”

    “我也是,以后也请多指教了,陆さん。”一织将尾巴轻轻搭在陆的尾巴上,声音变得轻快又愉悦。








——————————————
一直觉得1性格很像猫,7性格很像狗狗
基本上xjb打出来的,脑子里都是浆糊
谢谢您看到这里
欢迎来找我唠嗑!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