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干

咸鱼本鱼

【SD】苹果派和枪



1.

    绿眼睛、暗金色头发的漂亮男人永远是酒吧绝佳的狩猎者。他贴着女人耳廓讲那些隐晦的下流话时总是故意压着声音,舌尖在饱满的嘴唇间若隐若现,睫毛低垂着,带着深情的假象。

    他喜欢约金棕色头发的女孩,最好发尾打着卷,胸脯饱满屁股挺翘,压着他起伏着身体时实在痛快又刺激。
   

    当然不止他觊觎着女性的翘臀,酒吧里总会有男人贪婪地盯着他的屁股。就算把自己包裹在牛仔长裤和老旧的皮夹克里,他也会成为gay眼中全场最辣的甜心。

    “Dean,你应该收敛一下了,”被他强行拖来酒吧的Sam不自在地抓了抓微长的刘海,“我保证,后面至少有三个男人在用恶心的眼神舔你的背。”

    “你是在闹别扭吗,Sammy?毕竟那些gay是不会看上你这种小女孩的。”Dean曲起手肘往弟弟的肩膀上撞。

    Sam抿起嘴唇,露出他习惯性的、婊子一样不屑反驳的表情。

   
    “我对男人没什么兴趣,插后门可不好玩。他们盯着我证明了我的男性魅力,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Dean耸了耸肩,转动着手里的玻璃酒杯。

   
    “这太操蛋了,Dean!你要明白一件事,你黏糊糊的眼神几乎是无差别勾引全场,这让我反胃!”
   

    “那你觉得我今晚可以约到那个吗?”Dean舔了舔嘴唇,示意Sam往右边看。

   
    金棕色卷发的女孩肤色微黑,薄嘴唇勾出笑容的时候脸上会陷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像是终于注意到了Dean毫不遮掩的目光,她把扫到眼角的头发别到耳后,踩着红色的细高跟鞋扭着腰走了过来。

   
    Sam叹了口气,在Dean的暗示下挪远了位置。

   
    女孩的表情瞬间变得冷淡。
   

    “刚刚那位高个子甜心是你的朋友吗?”她站在Dean的椅侧,倚靠着吧台。
   

    “是我的弟弟。”
   

    “我很乐意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女孩拨弄着头发,眼睛盯着不远处低头敲手机的Sam。
   

    不,我不乐意。

   
    Dean勉强露出笑容,替女孩点了杯酒,找借口拽着Sam的领子离开了酒吧。





2.

    兄弟俩推推搡搡下了台阶,进了Dean的宝贝Impala。它是John去世后留给Dean的大马力肌肉车,线条漂亮车面光滑。明显被精心保养过的女孩。

    霓虹灯光穿破了昏沉的夜色,铺盖在车窗和水坑上,让鲜亮的红色和冷暗的蓝色挂上了Dean的侧脸和睫毛,沉进长袖的褶皱。Dean踩下离合,将那些色块抛成彩色的线条。


    红灯的空隙,Dean将一只胳膊撑在大开的车窗上,扭头看了眼Sam。他的大个头弟弟靠在椅背上,傻乎乎地张着嘴巴,眼皮颤巍巍合上了。

    Dean一巴掌抽上了Sam的头。
   
   
   
    “你是有什么毛病?”Sam发出一声痛呼,捂住了被打的部位。
   
   
   
    “Dude,我带你去酒吧是想看你泡上大胸妹,不是要你用这张娘唧唧的脸蛋和我抢目标!”   
   

   
    “在你身边我已经极力降低了存在感,用你的弯腿和臭烘烘的袜子去引诱那些无知的女孩吧,毕竟我混蛋哥哥的脑子里只有性。”Sam双手抱在胸前嘲讽他。
   
   
   
    “你这个Bitch!”
   
  
   
    “Jerk!”
   
   
   
   
   
    Mary打开屋门的时候,她的两个正男孩臭着脸,几乎把对方视作了犬类的排泄物。
   
   
   
    “怎么了,宝贝们?”Mary摸了摸他们汗涔涔的脑袋。
  

    “熟悉的一幕,Mom,升级了的吵架事件。”Sam翻了个白眼。
   
   
   
    “不是什么大矛盾,我和Sam马上就会和解的。”Dean的手心贴上了Mary的侧脸。
   
   
   
    “好好睡一觉,今天你们俩玩得太晚了,我以为你们会在外面过夜的。”Mary走到客厅,给他们倒了两杯水。
   
   
   
    “只是喝了点酒。”Dean接过水杯,露出了乖儿子的笑容。


    Dean永远是家里的调解者和撒谎专家,他尽力想做Mary的甜心,让这个家保持平和和温暖。John出车祸前也是这样。
   
   
  
    John和Sam总是有吵不完的架,发怒后的男人和倔强的小男孩在客厅里大声反驳着对方的观点,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几乎掀翻了屋顶。

    争吵结束后,Dean会拿出他最温和的语气和John交谈,告诉他Sam只是个孩子,他会长大的,叛逆期的男孩需要一点时间整理自己的心情。然后,他会在晚上偷偷摸摸进到弟弟的房间,用脏话和无聊的笑话确认小男孩是否恢复了平静。
   

   
   
    虽然Sam不愿意承认,但是Dean曾经是他的英雄。Sam发育的晚,小时候小小瘦瘦的,像剪了短发的女孩。班上有一个胖男孩总是挤兑他,甚至联合其他人试图把Sam关进女厕所。Dean那个时候身高窜得厉害,四岁的年龄差让他看上去成熟又可靠,所以当他冲进Sam的教室里拽起胖男孩的衣领大声辱骂威胁他的时候,Sam躲在门外,觉得Dean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哥哥。
   
   
   
    “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欺负Sam,我就把你的肠子扯出来!”Dean一脚踹上胖男孩的课桌,迎着围观学生疑惑、惧怕、兴奋的目光转身离开了。
   
   
   
   
   
    当然,这里有一个限定了时间的词,曾经。Sam现在可不会自豪地宣城他的哥哥是英雄,只比超人弱一点点的那种。
   
   
   
    Dean高中毕业那年John出了车祸,当场死亡,Mary也被巨大的噩耗击沉,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日渐消瘦虚弱。Dean在Mary最难熬的时期变得神秘起来,暴躁、易怒、疯狂,几天才回一趟家,还带着伤痕和淤青。

    Sam试图打听过他在干什么,Dean只是移开视线,“我可没有做什么犯法的事情,但是你知道的,压力太大,我需要在外面发泄一下。”他的语气很轻松,那双绿眼睛转动着,最后将视线定在了厨房里的Mary身上。
   
   
   
    “你不继续读书了吗?”Sam低声问。
   
   
   
    “我可不是读书的料,以后我会和Bobby,那个坏脾气的老头,在外面接活,你知道的,修理工可不需要高材生的脑子。”Dean说话的时候牵动了嘴角的伤口,这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最近总是受伤。”
   
   
   
    “赌钱、斗殴、上床,我都干,坏男孩更能吸引一夜情的对象。”Dean把背包扔在沙发上,转身去给Mary帮忙。
   
   
   
   
    一年后,Sam进入了高中,立刻窜起了个子,甚至破了190的高度。他的胳膊变得健硕,五官脱了稚气,声音越发低沉,只有那双狗狗一样湿漉漉的绿眼睛和打着卷蓬松的金棕色头发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是吃多了伟哥的后遗症吗?”在发现弟弟的身高超过自己后,Dean诧异地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Sam。

    “闭嘴!”
   
   
   
    “你现在像是一只傻驼鹿,我真怀念我的小Sammy。”Dean摇了摇头。





3.

    Sam穿着简单的帽衫,穿梭在斯坦福酒吧的变装舞会现场。
   
   
   
    “看看谁来了,我们的Sam今天扮成的是什么?书呆子吗?”扮成吸血鬼的同学一把勾住了他的肩膀。
   
   
   
    “我可不想往身上抹血浆,或是戴恶心的獠牙。”Sam耸了耸肩。
   
   
   
    “看到Rose了吗,今天她是护士装。”
   
   
   
    “嗯哼?”

    “她一直在看你,你这个蠢货,今晚快去约她!”同学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们只是朋友。”
   
   
   
    “你在开玩笑吗,Sam?她看你的眼神太火辣了,我可不会这么看我的异性普通朋友。她喜欢你,你这个迟钝的书呆子!”
   
   
   
    “我只想和她当朋友。”Sam躲过了一个端着酒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冲撞过来的醉汉。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性感的?柔弱的?对胸部有要求吗?头发颜色呢?金色?黑色?棕——”
   
   
   
    他的话被舞会外的尖叫声打断了。
   
   
   
    舞会现场瞬间混乱了起来,好奇的学生向门口挤去,室内交谈和询问的声音压过了外面纷乱的脚步声。

    “死人了。”Sam的同学拉住几个人打听完后,一脸恐惧地吞咽着口水,“被开膛破肚,心脏都挖走了……”





3.

    因为校内发生了命案,学生开始自动组成了团队一起上下课,夜晚的各种娱乐活动也被取消暂停了。

    Sam捧着一本厚厚的法律文献,半躺在宿舍的床上翻阅。

    最近几天人心惶惶,各种流言在朋友间传开了,论坛上还有人称是狼人干的。Sam当然不相信神秘物种的存在,他和朋友挨个发了消息要他们小心变态杀人狂,又仔细锁好了门和窗。

    当他竖起书页准备浏览下一面的时候,窗口传来了敲击玻璃的声音。他坐直身体,轻手轻脚下了床,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一手抓起棒球杆,一手按上了手机拨号页面。

    他的心跳疯狂加速,血液仿佛逃命之徒在血管里流窜,每一个细胞都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是谁在哪儿!”他大声地发问。

    敲窗户的手指停了下来,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Sam,是我,我是Dean。”

    Sam用棒球杆顶端挑起窗帘,果然看到自家哥哥那张蠢脸。他将手上的东西扔到了桌子上,扭开窗锁,打开窗户,将Dean放了进来。

    “Hi,Sammy!”Dean捂着腹部,眼角还在淌血。

    “你怎么过来了?你碰到杀人狂了吗?!”Sam一把接住了Dean歪斜下坠的身体,护着他坐在地板上。

    “什么杀人狂?”Dean用袖口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你的伤是怎么来的?”

    “为了爬你的窗户,摔下去了。”

    “Dean,你在骗我。”Sam冷下脸,一把掀起Dean的上衣,露出他腰腹血肉模糊的伤口。

    “轻点,你这个婊子!”Dean痛得额头浮了层薄汗。

    “这可不是可以摔出来的伤口!Dean!”Sam又惊又怒的声音灌进Dean的耳道里,一路搅得他脑袋发疼,“你平时到底在干什么,身上都是奇怪的伤口,这三道痕迹像是被动物攻击了!”

    “你们学校有一头熊,从杂戏团跑出来的,它想抓着我给我表演抛苹果和踩球。”Dean被自己的胡言乱语逗笑了。

    “我需要你说实话,Dean。”Sam直直盯着Dean的眼睛。

    Sam的眼睛是棕绿色的,微微眯起的时候会显得深邃又迷人。Dean撞进那一片棕绿里,像迷失在森林里的旅人,拖着疲劳又痛苦的身体寻找出路。铺天盖地的绿让他哀嚎着沉溺,他做的一切挣扎不过是将其拖入沼泽底的无用努力。

    上帝啊,救救我。他说。


    他被脱去脏衣服,放在了松软的床上。失血让他的意识模糊,身体发沉,记忆里最后看到的是Sam该死的绿眼睛。

    不只是绿眼睛,Dean还记得Sam眼角和鼻侧的痣,他金棕色的,又卷又长的头发,和总是抿起来的薄嘴唇。

    Sam,Sam。Dean发干的嘴唇轻轻颤动着,却喊不出熟悉的音调。

    Sam,Sam,Sam,Sam,Sam…

    他的心脏跳动出了每一声呼喊。


    “Dean,醒醒。”他的脸被人轻轻拍打着,清凉的水被小心翼翼灌进了嘴里。

    他将沉重的眼皮撑开,看到弟弟着急的脸,“伤口都被我简单处理过了,我给你叫了救护车。”

    “我可要好好想想怎么向医生解释伤口。”Dean的声音又哑又低。

    “你还不告诉我事实吗?”

    “说不定你会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Dean合上眼睛,单方面结束了这次交谈。

    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他被医护人员抬上了担架。


    一切都会没事的,Sammy。Dean心想。你会成为一个好律师,会拥有心爱的女孩和可爱的孩子,过着快乐而普通的,苹果派一样的生活。

    他不想让Sam知道,撞死John的其实是一只复仇的恶魔,Winchester的身体里流淌着记录者的血液。他也不想让Sam知道,他从来不是什么操蛋的修理工,他是一个猎人,拯救生命,猎杀怪物。

    不管是恶魔、还是狼人,全部都被解决掉了,Sammy很安全,他会成为自己的骄傲。

    Dean被送进了救护车里,在意识再一次模糊前,他伸手抓住了跟上来的Sam的手腕。


评论(10)

热度(121)